北京赛车pk拾开奖直播,pk10| pk10开奖直播| pk10开奖记录| pk10开奖|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播

Baidu

欢迎来到高清电影下载站,免费为大家提供好看的高清电影下载地址!

2017最新电影下载 - 电影下载指南 - 欣欣电影QQ群:429054043

当前位置: 高清电影下载 > 电视剧 > 国产电视剧 > 醉玲珑下载介绍
醉玲珑

醉玲珑

立即下载

状态:全集更新时间:2017-09-30 11:58:00

地区:中国 上映年代:admin

醉玲珑影片介绍

醉玲珑

导演: 林玉芬 / 梁胜权 / 余翠华 / 任海涛
编剧: 饶俊 / 十四夜
主演: 刘诗诗 / 陈伟霆 / 徐海乔 / 韩雪 / 黄梦莹 / 刘奕君 / 韩栋 / 曾黎 / 李呈媛 / 高一清 / 龚俊 / 张赫 / 季晨 / 徐嘉苇 / 汤晶媚 / 刘颖伦 / 马春瑞 / 毛方圆 / 苏航 / 徐剑 / 杨韬歌 / 张弓 / 方晓莉
类型: 剧情 / 爱情 / 古装
制片国家/地区: 中国大陆
语言: 汉语普通话
首播: 2017-07-13(中国大陆)
集数: 56
单集片长: 45分钟
又名: Lost Love in Times

醉玲珑的剧情简介 · · · · · ·

  西魏大统年间,奸臣当道,皇室为外戚所控制,以致于民不聊生。一直负责拱卫皇室正道的秘密组织冥衣楼被冠以谋逆之罪,遭到大肆屠杀。冥衣楼继承者凤卿尘为查明真相,忍辱偷生,幸得一身正气的四王子元凌所救。朝夕相处中,卿尘获悉四王子乃是可托天下之人,为匡扶正义,卿尘不得不隐忍对元凌早已在心中种下的深情,以冥衣楼楼主身份暗中辅佐元凌。卿尘施展平生所学,大力提倡休战事、兴农耕,并化解了元凌与七王元湛之间的矛盾,促成兄弟联手扳倒朝堂奸臣,冥衣楼也一雪污名。心怀江山社稷的元凌最终登上帝位,并锐意改革,整顿朝纲,肃清吏治,建立了大好太平盛世。



分集剧情介绍:



第1集 皇家生变故 双星初相逢

  据典籍记载,巫族隐居世外密林离镜天,自古不入尘世,巫族之人凝聚万物之灵,匡扶皇室明君,以守护四方百姓为己任,今日便是离镜天执事巫女考核的日子,只有成为执事巫女才能走出离镜天去守护皇家和这天下。  清净的山崖间,巫族长老桃殀着一袭白衣,手执棋子与师兄昔邪博弈,举手投足间银蝶飞舞,淡眉若秋水,玉肌伴轻风,尽显高贵清丽,她知师兄担心自己的徒儿凤卿尘,却只是静观其变。  离镜天内,风景如画,数名紫衣女子手攀绿藤,竞相奔走,使出浑身解数应对这危机重重的考核。然陆续有人落入陷阱,电光石火间只见一紫衣女子点尘不惊,踏风而来,于最后一刻成功通关。女子秀发如瀑,肤若凝脂,修眉入鬓,樱唇嫣然,这便是凤卿尘。几经波折,卿尘和另外两名女子来到了最后一关,巫族以通晓天地而立,前两名在这灼灼桃花间找出水源者便为通关。  十里沙场,三军肃穆,皇帝立于高处静看皇子们英勇夺弓,争夺中一玄甲黑衣的男子脱颖而出拔得头筹,这男子剑眉星目,英气逼人,正是率领玄甲军屡立战功的四皇子元凌。皇上对其赞赏有加,要其与七皇子元湛等共入军阵夺金符。  军阵中硝烟弥漫,危机四伏,元凌携十一皇子元澈奋勇击敌取得锦囊,却发现里面不是金符,正是失窃已久的九城兵符。正在这时九皇子元溟赶到,称四皇子元凌偷盗兵符人赃俱获,奉皇上秘旨擒拿回宫。这摆明了是栽赃陷害,元凌却了然这是父皇设下的局,所谓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,但元澈却还在义正严辞与元溟争辩,势必要站在四哥一边。  元凌被逼至悬崖走投无路,其实功高震主,容不下元凌的又何止是皇上,但他实在无法想象,如此构陷手足兄弟之人怎能治理这大魏天下。元凌磊落,无畏无惧,眸光沉沉道,“归离剑下从无降将,生死自当由我自己决定,断不会受任何人摆布。”转身便决然跳下悬崖,与此同时一支利箭破风而来射入元凌胸口,在元澈的呼喊声中,元凌无力地坠入了崖底。  此时凤卿尘正在崖底寻找水源,她一转身,看见元凌正急速坠落,便伸手施法相救,走近一看,那男子身形挺拔,只是薄唇紧抿,显然伤得不轻。卿尘警告男子离镜天禁地外人不得入内,劝他速速离开,元凌闻言抓住卿尘,知她是巫族中人,只是话没说完便晕了过去。  另一边,元凌一进入离镜天,桃殀和昔邪就已知晓,但是他们也知道,元凌乃双星中的阳星,卿尘为阴星,双星汇聚,该来的终究是避免不了。卿尘救下元凌,悉心为他上药后便去向师父昔邪回禀水源之处,昔邪将关系巫族机密之事的钥匙交给了卿尘,看着卿尘离去的背影,桃殀甚是忧心,双星汇聚必有一星陨落,昔邪却称自己用二十年布了这一局棋,定能护天下和巫族平安。  卿尘回到小木屋照看元凌,其实元凌早已醒来,只是见卿尘回来便继续装睡,卿尘没办法,只能将元凌带到更安全的地方。  皇宫莫先生传来消息,宫中生变,凌王下落不明。当年顾及敌国,巫族才拥立当今皇上,但凌王其实是他们对先皇的愧疚,如今数十年过去了,凌王的身世可能已经暴露。昔邪知道若凌王真在离镜天中,皇家也不会善罢甘休,这人还得他亲自去寻。  另一边凤卿尘将元凌安放在灵光花镜中便离去了,元凌起身,父皇和兄弟们听信谣言怀疑自己谋逆的一幕幕不断涌现在脑海,纵使他愿意交出兵符也还是遭此横祸,思及此,那双深沉的眼睛有些忧伤,只是眼底却幽黑无垠,深不见底。  凤卿尘回来,奇怪在离镜天这么久元凌仍然昏迷不醒,她也聪慧,狡黠道要用心头血入药,不过从此以后他可就要听自己的了,说罢调皮地点了点男子鼻尖。装睡的元凌倏地一下坐立起来,微微垂首眼含笑意,却着实吓了卿尘一跳。见元凌已醒,卿尘正色说离镜天不可久留,元凌却要在临走前一睹离镜天的美景。  两人漫步至一处断崖,四面飞瀑环绕,水声隐隐,其实这瀑布下是万丈深渊,雪域绝地,若坠入定会粉身碎骨。正在这时有人来找卿尘,卿尘情急之下挽住男子飞跃至绝壁间躲藏,来人离开后卿尘险些坠落,幸有元凌相护,四目相对,姿势暧昧,气氛一时间有些微妙。  昔邪来灵光花镜中寻找卿尘,原来他要卿尘将先皇的传国玉玺送至皇宫交予莫先生,此玉玺事关大魏国祚,此行更是攸关皇家和大魏的安危。师父走后,卿尘猜出了元凌的身份,元凌也是坦然,提出护送卿尘回宫,以报答她的救命之恩。  卿尘用灵蝶试探出九皇子还在离镜天外搜寻元凌,聪明的她猜测,元凌来此根本就是为了这玉玺,若是夺了这玉玺他便能得到朝中重臣的拥护,有能力和当今皇上抗衡。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,元凌却并未从她手中夺走玉玺,反而责怪她太过单纯善良,所以他会护她入宫,至于玉玺该交给谁,全看昔邪长老的思量,而他做这一切,只因他欠卿尘一条命。  三皇子元济和九皇子元溟终是按耐不住,率重兵欲擅闯离镜天,好在桃殀出面喝退了他们。  卿尘带元凌面见昔邪,元凌坦诚相待,称自己即使被父皇误会,但毕竟身为人子,还是想借助长老的力量化解此事,昔邪答应明日一早便护送凌王殿下回宫。

第2集 凌王终反 昔邪重伤

  入夜,皇上梦见元凌一剑刺入自己胸口,惊醒乱语凌王要杀自己,慌张不已。他深知,元凌即使交出了兵权,但他领兵数年,六军皆听他号令,百姓也奉他为神灵,可他费尽心思夺来的天下,又怎会拱手让人。  而离镜天内,元凌静立在夜色中,他才忽然想明白,原来父皇看自己的眼神一直都是畏惧,但他还是要回去问个明白。卿尘移步而来嘱咐元凌,言语中尽是担忧,元凌闻言唇角上扬,将卿尘拥入怀中,这几日是他二十多年来过得最轻松的时光,确是难舍。  昔邪入宫面见皇上,指出当年陛下弑兄夺位,只是先皇怜悯百姓受苦才主动放弃,同时先皇也留下传国玉玺和遗昭,而现在巫族想用这些换凌王一世平安。皇上闻言心中郁结,直到两年前他才知道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元凌其实是先皇遗子,斟酌之下皇上承诺,昔邪长老在一日,自己便不会动他所保之人分毫。  元凌回到府中,十一便将近况告知,皇上虽将玄甲军调出城,但有部分死士已暗中潜回,元凌心中欣慰,玄甲军上下都是他出生入死的好兄弟。十一虽说父皇可能已经相信四哥,但元凌还是心有顾忌,如若他真的要反终是有违天理,但他亦会以天下太平偿昔邪长老救命之恩。  然而就在此时,孙公公携圣旨到,宣称凌王府暗藏重兵,意欲谋反,奉陛下密昭擒拿凌王入宫。元凌虽俯首,心中却怅然,父皇终究不肯放过自己。十一愤怒而起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他不能看着四哥被这样冤枉,但却被元凌喝止。父皇不仁,他们不能不义,今日他愿入宫,只求不要牵扯到自己身边的人。  出了凌王府,孙公公欲给元凌戴枷锁,玄甲军将士高军出来抗议,凌王戎马一生,为大魏立下汗马功劳却遭此待遇,实在让人寒心,玄甲军上下愿护送凌王回宫。然而就在这时几只暗箭破风而来,直取高军性命,高军直到死都在呢喃玄甲军永远忠于殿下。元凌眼睁睁看着兄弟死去,怒不可遏,他们杀的是玄甲军上上下下的忠心,他可以死,但他的兄弟一个也不能少,这就是他的底线。  言罢,元凌喝道,“玄甲军何在”喊声掷地,只一瞬间,屋宇倾彻,瓦砾纷飞,数名玄甲战士一一现身,他们早已恭候多时,今日便随凌王试一试这玄甲军的刀锋。一场恶战就此展开,凌王府内一片刀光剑影,然府外早已埋下重兵,玄甲军终难以少胜多。元凌手持归离,浴血奋战,不料背后箭羽飞来,生死一瞬间天地定格,时间静止,昔邪从天而降救下元凌和十一。正在昔邪为皇帝背信弃义愤懑不已时,竟有暗巫偷袭,元凌吩咐十一带长老先行离开。战斗再起,末路之时,银蝶翩然而至,数名执事巫女前来相助,一片混战中凤卿尘一袭白衣飘然落下,美而凌厉,身手敏捷地击退大片敌兵。  十一和昔邪在蛇形山遭到元溟追杀,昔邪坚称传国玉玺即使毁去也不会交由尔等乱臣贼子,从今以后巫族将另择新主。寡不敌众,昔邪出手送走十一,让其转告凌王,昏君无道,天下可夺,随后只身陷入混战。饶是昔邪法力再高,也不敌暗巫的突袭围攻,元凌和凤卿尘赶到时,昔邪已气数将尽,撑着最后一口气将卿尘托付给了元凌。  元凌和卿尘将昔邪带回离镜天,桃殀欲施救却被昔邪阻止,昔邪知道自己大限将至,那些暗巫本是师承昔邪,后来背叛离镜天而去,如今却又伤了昔邪。桃殀含泪不平,皇室斗争却要以巫族为牺牲品,昔邪暗暗抹去了她的泪水,伤情抚摸着她的脸颊,他始终相信,桃殀能代自己守护好离镜天。  而木屋外,凤卿尘对天引雷,电光石火中映出她那双决然的眸子,她是一定要救回师父的。

第3集

  卿尘不惜用余生换师父平安,元凌不忍她伤害自己,疼惜不已。正在这时,桃殀长老带话,让卿尘去藏经阁见她师父,卿尘匆匆离去。  皇宫内,太子元灏将十一带回面见皇上,十一心中不服,不明白父皇为何要对四哥苦苦相逼,结果皇上重惩十一,企图利用十一引诱元凌前来相救,十一不敢相信,自己的父皇竟然真如坊间传言一样薄情寡义。  七王子府,元湛静坐案台,从容地煮着茶,巫族莫长老前来感谢湛王救命之恩,元湛表示自己也只能保莫长老一时,还望他速回离镜天,并托付莫长老将自己悉心栽培的虞美人带给卿尘姑娘,以答谢她对自己府中这些奇花的栽培。  巫族藏经阁内古书成堆,书香袅袅,天下之事均可在此窥斑见豹。昔邪携卿尘来到阁内密室,将先皇遗昭交予卿尘,这遗诏内记载的乃是凌王的身世之谜。原来元凌是先皇与莲妃的遗腹子,当年元安篡位夺嫂,先皇在离镜天内含恨而终,巫族虽瞒下了此事,但元凌终究是知道了。现在,昔邪将玉玺和遗昭交予卿尘,由她决定是否辅佐凌王,卿尘恐自己不能胜任,昔邪只是问她心中是否有元凌,卿尘垂眸不语。  另一边,桃殀怀疑元凌正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才故意来到离镜天,利用昔邪的愧疚引其入宫,然而元凌心胸坦荡,忧国忧民,只要元安能善待百姓,他其实愿意远离朝政,不计杀父之仇。桃殀听了虽是佩服凌王的胸襟,但却无法原谅他因此让师兄昔邪重伤。当年她与师兄合力将莲妃的生产日期推迟两月,才保下了先皇遗子,但是另一方面由于顾及天下安危,权衡之下还是瞒下了此事,拥立新皇。  随后,昔邪在执事厅内等待桃殀,在众巫女的注视下,桃殀迈着沉重的步伐,一步步走入殿内,卿尘也暗下决心,绝不能留下桃殀长老独守离镜天,只是她一转身,便看到元凌静静站在她身后不远处,饶是目光灼灼,仿佛也越不过这咫尺天涯的距离。  卿尘和元凌漫步至幽静山涧,她将玉玺和遗昭郑重交予元凌,她已经决定要追随元凌,担起守护皇家的巫族之责,若他是乱臣,她便是贼子,与他共进退。元凌动容,当即许诺,今后无论成败他都将护巫族周全。卿尘正声道,愿凌王殿下早日登基,守四方百姓,不料元凌闻言再次将卿尘拥入怀中,他怀里的女子口口声声都是师父百姓,却惟独不提她自己。卿尘伤情,却也坚定,因为这是她唯一能为师父做的了。她心中两端的责任与情义一是守护皇家,一是离镜天,但她不知自己早已是元凌心中的两端。  桃殀和昔邪执手相望,昔邪疼惜,只不过一夜,容颜常驻的桃殀竟然生了华发,可他再不能陪她到老了,他欠她太多,也无法还她更多,仿佛与她度过最后的时光就是唯一了。悠悠天涯间,看过世事的两位长老紧紧相依,奈何情深缘浅,到底意难平。  卿尘将昔邪所托之物交予桃殀长老,桃殀伸手一接,竟是造梦术。梦里她和他着华红喜服,依偎在漫天的白雪里,一夜白头,仿若永生。桃殀看着沉睡在水晶棺里的昔邪,泪如雨下,却同时许下重诺,她会倾尽一生为他守护他所牵念的天下。  夜间,莫先生将虞美人带与卿尘,卿尘知道湛王殿下送此花必有深意,可如今局势危急,谁也无法置身事外。与此同时,皇宫外已布下天罗地网,只等着元凌前来救人。元安昏庸无道,战乱连连,就算为了大魏百姓,元凌也会来。  是时,银蝶盘旋在皇宫上空,卿尘用灵力迷晕了全部守卫,元凌不废一兵一卒便来到了元安面前,莫先生带着玉玺和遗昭紧随其后,御林军也仅听元凌号召。元安还试图用十一威胁元凌,不料元凌早已将其救下。元凌盛怒,归离剑已经扬起,元安杀其父,辱其母,大魏在他手中苦不堪言,如此昏君他真当杀之而后快,然而为了十一,他不会杀他,只是这个皇位,他不会再让。另一边,元湛得知大局已定,本想借父皇之手掣肘凌王的他隐住怒火道,父皇虽然输了,但本王不会输。  一夜之间天下易主,元安退位,凌王登基。元凌登基为皇后仍称太子元灏为大哥,恭敬相待,他知道大哥一向宅心仁厚,不会有何怨声,果不其然,元灏只是称元凌登基,四海平定,当属赞举。只是七皇子元湛依旧袖手旁观,元溟与元济也被关押在大牢。  元凌登上高处,眺望万里河山,卿尘翩然而至,元凌执佳人手,天地为鉴,大魏江山为聘,他要娶她为妻,要她与自己共予大魏一场繁华盛世。然而卿尘却拒绝了,因为如果入了后宫她便不能干政,倒不如留在巫族做他最锋利的剑刃。  卿尘被十二奇花的花香吸引来到湛王府,她走进那花香四溢的房间,只见一蓝袍男子立于窗前吹箫,箫声婉转悠扬,更为这房间添了些雅致清幽。元湛转身,两人因花结缘,如今他以十里花香邀约卿尘,两人在赏花方面可谓真是知音难觅。就在这时有暗巫来袭,卿尘虽以银蝶击退暗巫,自己却也晕了过去,软倒在湛王怀里。

第4集

  那偷袭的暗巫女叫武娉婷,其实是元湛手下,他们解除了卿尘身上的圣巫女封印,只为让双星重现,天下生变。远在离镜天的桃殀感应到卿尘有难,知道她封印已经被解除,面色忧虑。原来数十年前,当卿尘还在襁褓之中时便被昔邪封印,只为保天下太平和卿尘平安。  卿尘从湛王府醒来,元湛假装是被暗巫迷惑取得了卿尘信任,卿尘刚从湛王府出来便遇到了前来寻找自己的师姐,得知元凌正在找自己。卿尘去见元凌,元凌因为卿尘的突然消失担心不已,再次深情许诺要立卿尘为后,卿尘一时不知如何抉择,还是不语。  终于到了巫族择选圣巫女的日子,元凌一心想着选出了圣巫女卿尘就可以放下守护大魏的重任,与自己相守,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韶华圣蝶竟然飞舞至卿尘手间,她竟然就是百年未曾现世的圣巫女。卿尘回头深深望了元凌一眼,终究还是跪下接受封典,桃殀长老将开启九转玲珑阵的九转灵石交予了卿尘,只有圣巫女能借此扭转乾坤,预测未来,重整大魏局势。  从此以后,凤卿尘便是巫族的圣巫女,绝无可能嫁入皇室,她一袭黑羽华服举步而来,却是为心爱之人占卜与别人的婚期。深宫高墙内,一只金蝶翩然而来落在元凌掌心,静静地化作了一个“忘”字。  巫女占卜之所,卿尘端坐在案前闭目养神,面前的九颗灵石熠熠生辉。元凌推门而入,金蝶传讯“忘”字,忘者亡心,亡心亡命,卿尘怎能让自己舍命去忘了她。只是现在的卿尘已经是圣巫女,口口声声都是家国天下,却惟独再没有元凌。元凌冷眸,声音生冷,他不相信卿尘能忘了自己,更不相信所谓上天能算准人心,情至深处,元凌俯首强吻了卿尘,决然道,既然卿尘选定了吉日,他便在那日立她为后。  元凌来到离镜天请求桃殀长老成全自己娶卿尘为妻,原来只要圣巫女与巫族脱离关系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,而他愿意用十年阳寿换卿尘的自由。桃殀闻言震惊不已,质问陛下身为一国之君竟然愿意轻易割舍十年,那么心中可有天下百姓。可元凌只是希望能与卿尘此生无憾,一时间桃殀也不知如何是好。  夜空寂寥,桃殀告知卿尘,双星相聚,杀气太重,恐怕无法化解,卿尘也是淡然,他携一世风华而来,她以半生灵力相守,愿以命护他一生周全。桃殀被心意相通的两人深深感动,却也无奈天命难违。  朝堂上,元凌宣布自己要择圣巫女凤卿尘为中宫之主,文武百官跪倒一片直呼不可,但元凌却心比天坚,即使没有圣巫女,他也能护大魏周全。随后,圣旨传至离镜天,卿尘被革去圣巫女之籍,令入宫为后。桃殀深陷困扰,这圣旨遵也不是不遵更不是,卿尘却站出来表示,愿受六刑,过死关以放弃圣巫女的身份,誓死追随元凌,万死不悔。  这边奏折频繁,皆是反对陛下立圣巫女为后的,称大旱瘟疫皆是因陛下迎娶圣巫女而起,然而元凌却丝毫不担心昏君的罪名,只是恨恨道,这群文武百官不出一实用之策,只是把一切推脱到一个女人身上。十一安慰元凌道这是父皇留下的格局,元凌直接命元澈将百姓骸骨放入倚老卖老的秦国公府上,他就是要告诉所有人,昏君之名要由天下万民之心来定夺。就在这时有消息传来,卿尘要去闯巫族的刀山火海阵,十一闻言震惊不已,元凌却神情深寂看向远方,他果然没有看错卿尘。  刀山火海阵内,雪虐风饕,环境恶劣,卿尘于其中苦苦挣扎,坚决不屈。与此同时元凌着铠甲,持归离,势必要带卿尘离开,即使明知再往前一步就没有回头的机会,也无怨无悔。

第5集

  冰天雪地里,凤卿尘正苦苦挣扎在寒冰断崖间,危急时刻元凌一袭玄衣,踏风穿雪而来将她带上了地面,卿尘嗔怪元凌两道圣旨就把自己逼迫至此,元凌反而笑意盈盈地看着她,无论风里雨里,刀山火海他都会陪她闯。正说话间一阵狂风袭来,生生将两人分开,听得见彼此声音却看不见对方。元凌知断崖上便是卿尘,卯足了劲往上爬,好在卿尘及时发现拉了他一把,两人筋疲力尽地躺在雪地里,眼角眉梢都携着浓浓的爱意。  冰山境已过,转眼便来到了火海关,入眼之处岩浆翻滚,火山喷涌,两人虽身手不凡,却也只能仓皇而逃,然而元凌为了救卿尘却甘愿坠入滚滚火海中,卿尘随即一跃而下,两人紧紧相拥着下落,不求同生但求共死。只是他们没有死,而是携手闯过了刀山火海阵,落入了离镜天之中。  七皇子府,元湛得知陛下已经前往离镜天救凤卿尘,他打算把这件事闹大,让百姓和众臣以为元凌是重色昏庸之人。在元湛的推波助澜下,秦国公率众臣长跪于宫门之外,抬棺进谏,铁了心反对陛下立圣巫女为后,元湛立于城墙之上,以暗巫出手加重了秦国公对陛下的误会,秦国公忠烈,竟然一头撞死在棺材之上,直呼不可立圣巫女为后。  与此同时,离镜天内,元凌抱着负伤的卿尘来到桃殀长老面前,卿尘面露难色,跪地辞别,交出了只有圣巫女才能守护的九转灵石,桃殀正色宣称,从今往后,巫族不再有凤卿尘,更不会插手皇家之事。桃殀心中知道,卿尘与元凌情深意笃,既然过了刀山火海阵,便能破双星诅咒,而且,她不舍得让卿尘和元凌也有遗憾。  终于到了大婚之日,宫门外,众臣带着秦国公的尸首依旧长跪不起,元湛现身假意安慰众人,借此给大家披上了施有暗巫之术的袍子。另一边,元凌红袍加身,命十一去看好秦国公的儿子们,断不能再有差错,然而十一带人到了宫门外却发现众人已亡,甚至化身暗巫动起手来。这时,元安也收到了元湛的纸条,他求父皇以死来成全自己。  九仪台,凤冠霞帔的卿尘妩媚明丽,由元凌牵着一步步走向神坛,入目皆是流光溢彩的红色,两人相对而拜,携手而立接受万人朝拜,他就是要与她看尽这世间的万千风景。礼毕,白日焰火,与民同庆,卿尘欢喜地看着这十里红妆的场面,而元凌亦是深情款款地看着她。就在这时,元凌心神恍惚,瞬间意识到这烟火有毒,神坛之下反贼起兵,刀光剑影,一时间一场盛世婚礼成了无妄之灾。元凌和卿尘早已在刀山火海阵内身负重伤,此刻仍是顽强抵抗,然而混乱之中,元安却主动刺向了元凌的剑,营造出元凌弑父的假象来,他始终不会甘心将皇位拱手让人,只是苦了元凌直到最后一刻还在顾念父子之情,这样心存善念的老四怎么比得过心狠手辣的老七。  元湛在此刻终于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,扬言四皇子元凌弑父夺位,其罪当诛,卿尘恍然大悟这一切竟是元湛的阴谋。而元凌只是扶摸着卿尘的脸颊,深情问道是否愿意和自己生死相随,后者亦答,君生我生,君死我死。就在元湛准备动手之时,桃殀携众巫女从天而降,击退了众人。危机时刻,桃殀将九转灵石置于高空,一瞬间天地变色,大雨倾盆,只有卿尘开启九转玲珑阵,才能防止大魏落入暗巫之手。  元湛急红了眼,拥兵而上,元凌身后的卿尘以血为引,灵石起转,时空停滞,所有人都被定格在了一瞬间,就连那豆大的雨珠也被暂停在了虚空中,卿尘缓缓走到一动不动的元凌面前,满目悲苦,欲语泪先流,她终究还是圣巫女,还是不能陪他共度一生,但求再来一次,他不要再爱上自己。告别元凌后,卿尘飞跃至九转玲珑阵间,敛去了身影。

请手动复制下载地址:

×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